中华文章网

      <tbody id='6kklkl46'></tbody>
  • <small id='0b7f1jrt'></small><noframes id='rz37tedw'>

  • 美丽的相遇就像一场梦

    遇到春天,简直就像遇到一场美丽的梦。 那些山野间寂寥的树,平素总是一副落寞神情,不是闲闲地摇着恹恹的叶子好散文,就是在枯掉的时光里静静地发呆。 哪里会想到,说开花就开了一树,那么灿烂那么招摇,一瞬间就让人忘了那些苦苦的等待,忘了那些寂寞清冷的时光。 这难道不像是长夜里的梦吗?夜色深远,星光散淡,几经反侧中,一个悄然的梦慢慢潜到心底,一时间,又是从前的美丽时光,又是熟识的旧时场景,一出现就点亮了夜晚,好像一束烟花,五彩斑斓,飞出一天的惊艳。 那些小小的花,好像一夜之间,就纷纷然缀了满枝满树,粉的,红的,白的,你争我抢地要在春风里放歌,要往人的眼波里挤。 天地那么安静,却又那么热闹。 草长莺飞,百花齐放。 看着这生机勃勃的劲头好散文,人的心里只鼓舞着欢欣,早忘却它曾经的落叶与枯枝。 连同那些日子里的苦痛难熬和辗转不平都一齐忘掉了。 甚至也忘掉了是在梦里,是在春光里,忘了说梦不要醒来,花不要凋零。 好像遇见心爱的人一样。 一见她,心里就开满了花朵,挤挤挨挨,怒放着喜悦,哪里顾得上说那些长夜的难眠与想念,哪里顾得上说那些久长的等待和熬煎。 失去言语,只是静看,怀里就装满了春风。 遇到春天不正是这样吗?看那玲珑的树,捧出一树粉嫩娇艳,花苞含羞,花朵盛放,花香满枝。 现世如此安好,一时间,心里便盛满欢喜,目光都不舍得挪放,连呼吸都要停止,还顾得上言语吗?去说那些萧瑟秋夕与静寂冬夜。 一个微小的声响就轻易断送了梦境。 醒来,花瓣已纷纷然落了一地,那些青翠的叶子才清新了几日,就绿出了倦意。 那些热烈花事,轰然落幕,说散就散,竟像从没来过一样。 不是梦吗,那样无法预料,不可挽留,那样难以捉摸,轻易凋落。 一地碎花好散文,在春风里飞扬,洋洋洒洒,像忧伤的舞蹈。 而所有的相遇在一开始就注定了离别,所有的花朵在开放时就注定了凋零。 梦醒来,又是久久长长的日子,是辗转难眠的长夏散文,星星总眨着惺忪的眼;是黄叶翻飞的清秋,西风吹弯冷月;是寂寞深冷的寒冬,关山万里严冰。 再去寻梦?那要再种下相思,好让它在长夜的尽头开花;那要再种下春风,好让它在又一个季节里蓬勃;那要再走过流水落叶与冰雪,才能与她在花开的时候再次相遇。 当春天再一次降临,一切又都如隔世。 那时,在这初初相遇的梦里,又早忘却了春天的短,以为这是一场可以倾尽一生地老天荒的梦。 而那些迢遥的旅途才真的一下子缩短了,好像走过那样漫长的日子,才不过是转身之间。 只是一扭头,就与她撞了个满怀。 在这明丽的春光里,到处都是美好,只让人觉得,花会一朵一朵地挤满人生,也会一朵一朵地缀满梦境。 谁肯相信,这样盛大的华丽,会在转瞬间消逝?谁肯相信,万千朵繁花,会在一刹那隐灭芳踪。 那时的心底总是认为,所有的等待都会发芽,所有的念想都会开花。 为着那美丽的相遇,我们在岁月里跋涉,翻山越岭,悲歌欢唱,轻易付掉一生。
    情感散文 抒情散文短篇 冯骥才散文集 好散文
      <tbody id='6tae4l9p'></tbody>
  • <small id='to5nitqv'></small><noframes id='2kdsfnc6'>

    上一篇:荷荷美美

    下一篇:“出国”的老宅子

      <tbody id='yiqe86cm'></tbody>
  • <small id='njnx5tms'></small><noframes id='xd5ja6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