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章网

      <tbody id='bxws0y86'></tbody>

    <small id='ia3y1t4j'></small><noframes id='q9cxi0pb'>

  •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读后感

    这是村上最薄的一本书,读了两遍。讲的是主人公多崎作念大学时,突然被高中时代朋友圈的四个人断绝关系,深受打击。36岁在新的交往对象鼓励下,去逐个拜访当年的好友,试图解开自己始终无法放下的心结,向过去做个了断,才能继续向未来前进。 叫做《没有色彩的多崎作》,是因为同一个朋友圈的四个朋友的名字中都有一个颜色的字,赤,青,黑,白,只有多崎作自己的没有颜色。还有一层意思是相比起个性鲜明,特长突出的朋友来,多崎作沉默少言,不会运动,自认是一个没有特色的人,没有色彩。 有个朋友评价说村上给读者很强的代入感。这本书尤其是时代的好友圈子,每一个人都有,在几年的时间里,和朋友一起度过的时间比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更长,彼此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所以对多崎作被朋友断绝关系的原因充满好奇,故事展开的节奏也刚好,容易读下去。 一、朋友圈 五个好朋友,三男两女的团体,团体的认同给每一个个体在青春期特别宝贵的安全感。但是这个安全感要付出代价。一是不能对团体成员表示超越友谊的男女之间的爱慕,二是要保持团体从建立初始就有的领导秩序,以此来维系住一个微妙而脆弱的平衡。 但男女之间总情愫, 男女之间没有单纯的友谊。”随着人的长大时代的书呆子大概率会比风云人物有更好的工作和更高的收入作文100字,多年前建立起的领导秩序会被倒置。这都要打破团体的平衡 ,无法继续维系。 团体慢慢变成对个体的禁锢,要维系团体的存在,必须压抑自己,扮演团体给自己设定的角色,就算没有一个人开口要求另一个人要怎样做。最后每个人都期待着团体的终结,把这当做自由的契机。 回过头看,团体的崩坏从一开始就埋下了伏笔,再怎么拼命维系都不可避免。多崎作是契机,不是原因。排挤掉多崎作之后的团体,也没能继续维系下去,分解成一个个的个体日记,各自开始活。 二、可以突破自己的界限吗? 多崎作自认是一个没有色彩的人,没有野心,没有理想,就连想要修造车站这件事,只能算得上是爱好。自认为度过了普通的中学时代,念了一所普通的大学,做了一份普通的工作。虽然是因为爱好选择的工作,但是大部分都繁琐枯燥让人爱不起来。 对未来没有计划,随遇而安,不愿走出安全区。基于团体的默契没有向心仪告白;选择东京的大学是因为老家名古屋的大学没有车站建筑的专业;被团体排挤后默默地接受,没有去追问为什么,在之后一直无法真心去交往朋友。 可能人真的很难突破自己的性格去做一些事情,就算偶尔做了,也难长久。人的情绪、爱好、习惯,都是对外界刺激的反应。会做什么样的反应,在基因里已经写好了。喜爱的东西,会为什么而愤怒,做事的偏好,早就是定好的。基因就像是锁链,人是吊在下面的木偶,以为是自己在表演,其实不然。 是不可改变的宿命吗? 通过朋友们的口,讲出了其他人眼中的多崎作的样子:头脑好,家境优越作文100字,有幽默感。只是因为想要学建筑而选择学校,结果成为了团体中唯一走出名古屋,去到东京的人。认真地做着枯燥乏味的工作,利用工作便利把"多崎作"这个名字刻在了自己在日本各地修造的车站的不起眼的角落。 大学的选择让多崎作走上了和朋友们完全不同轨迹作文100字,变成了留在老家的朋友们羡慕的对象,虽然这不在他意料之内。在工作中认真踏实,或者说安于现状,成了不可多得的专业人士。看似不经意的选择,经年累月的积累,让自以为空洞的容器,逐渐有了颜色,让原本漂亮的颜色羡慕的颜色。 人都有性格,家庭,行业的界限,比起突破自己来说,接受自己更容易。接受自己是不能改变的这一现实,不强迫自己变成另一个人。在自己的界限以内,更容易养出和人不一样的颜色。 "好牌有好牌的打法,烂牌有烂牌的打法。牌越烂越要用心去打,牌品好就是人品好。" 三、惠里 在高中时代被称为"黑"的惠里,是最跃然纸上的配角,是四个有色彩的同学中形象最饱满的。 黑中学时代和另一白的关系是常见的女性友谊,一主一仆。黑的角色就像是白蛇传里面的小青,对白无条件地付出和服从,奉献自己全部时间和精力。黑对作有好感,看出作对白有好感,理所当然地把心意隐藏起来,继续在白身边扮演随扈的角色。在那个事后,为了保护白,在没有与作对质的情况下,发动团体驱逐了作。在大学时病的白,以至于自己只能勉强毕业,没有时间交。 当作再次找到黑的时候,黑要求用她的名字"惠里"来称呼她。舍弃在团体内使用的名字,也舍弃了团体,舍弃了那个时期的自己。或许舍弃的不是自己,是自己被迫成为的一个样子。在那个时期没有"惠里",只有作为白随扈的"黑"。 决定抛弃病重的白,和参加体验课发现自己对陶艺的兴趣并决定重新进入学校学习陶艺,是几乎同的事情。之后惠里爆发出巨大的能量转去了不可思议的方向。和陶艺学校的同学结婚,搬到活,作品在当地受到好评,足。小孩错过了朋友的重要事件,顺势就和故乡旧友渐行渐远,不再过问,不被打扰。 和作的被动不同,惠里主动斩断了和过去的关系,坚决地开始了活。 如果惠里当时留在白的身边,或许白不会死。但是那样的惠里能算是活着吗?如果把白和黑看作一个整体,白活着要牺牲黑,和白死掉黑作为惠里继续活着,都是只有一个人活下来。白的死不是惠里的错,惠里应该为了自己活下去,就算是要抛弃白。没有人必须要为其他人负责,每个人必须要为自己负责。 惠里挂念故乡和旧友,说到过去的事情忍不住哭泣,但对过去的疑问和遗憾,不追问也不弥补,过去让他过去,只适合怀念。这也和作的选择不同。 惠里的坚定和改变,给人鼓励和安慰。如果朋友变成羁绊(中文意义),就斩断羁绊。 四、白 白死掉了。在肉体死亡之前,她的精神就已经死亡了。书里有一段写的是朋友看到她,精神已经从她的身体内流走了,看着曾经那么气活力的身体变成了一副空壳,让人痛心。 白的钢琴水平在中学达到巅峰,后来无论多么努力练习,都没有太多长进。精神状况也变得不好,需要人照顾,病情稳定的时候能教练钢琴,也乐在其中。《挪威的森林》有同样情节,村上总是使用同样的人物设定,让人很难不联想。 没有进步,可以算是死掉了吧。每个朋友都在变化和进步,只有白止步不前,精神上死亡,然后肉体上死亡。她的死亡像被安排好了一样,周围的朋友都觉得她会死,可能她自己也一样觉得。 《阿拉蕾》里面有个人物,必须在公路上奔驰,停下来就会死掉的机车男。这可能是的比喻吧,搞笑漫画里面居然藏了这么严肃道理。 村上的主人公对于死亡总是轻描淡写,从容接受。 《about time》里主人公父亲死掉的时候,旁白说,"我们适应没有活的能力,让自己都感到吃惊。" 《白鹿原》里说到葬礼的意义,不是为了死者,是让还活着的人能够画一个句号,继续自活。 《棋魂》里,佐为消失后,光觉得自己不能再下棋,荒废了几个月。当再次拿起棋子的时候,惊觉"佐为一直都在,就在我下的棋里。"哭得稀里哗啦。 或许死亡的意义是让人审视自己,思考自己应该做什么。和死掉的人无关,因为已经死掉了。 对于其他人的死亡,如果有什么能做的,活着的时候没能做到,死后更做不到。 耶稣说:「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你只管去传扬 神国 的道 。」 路加福音 9:6
    社会实践作文 关于月亮的作文 作文100字 小草作文
      <tbody id='o2jb9os9'></tbody>
  • <small id='koxdcmni'></small><noframes id='oqy37rvr'>

  • <small id='nlwj2c1h'></small><noframes id='m6f4iurz'>

      <tbody id='jozp8kyo'></tbody>